欢迎您访问ag平台在线试玩-网易体育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案例展示 >

李大钊死后6年才下葬:卖棺者被拘卖墓地者塞责

发布时间:2021-08-16 07:11

  老覃昨天写了《李大钊就义细节:按行刑者要求伸颈,先后被绞三次,每次均有话说》一文,文中详细写了大军阀处死中国创始人之一李大钊的全过程。

  比如说,张作霖在处死李大钊时,为什么不像处死郭松龄夫妇那样用枪,而是用绞刑机呢?

  他们说,李大钊认为自己已经被张作霖定为了“叛国罪”,必死无疑,他想死得有尊严一点,就上书张作霖,说中华民国已经进入了文明的时代,自己不能死在枪下,要求用西方的文明刑法——绞刑。张作霖同意了李大钊的提议,自掏腰包,从德国购买了一台绞刑机,满足了李大钊最后的要求。

  这些人还很搞笑地说,执刑者因为不熟悉新进口的刑具性能,把李大钊绞了三次,才把李大钊绞死。

  绞死李大钊的绞刑机现存于中国历史博物馆,为国家一级文物,编号0001,是段祺瑞执政时代从意大利进口的。

  进口这台绞刑机的理由,是说中华民国不能像清朝那样用斩首的方式来处决犯人,而应该“文明”一些,给犯人保存全尸。

  至于说执刑者因为不熟悉刑具性能,以致发生误操作,把李大钊绞了三次才绞死,更不能成立。

  还有,老覃在《李大钊就义细节:按行刑者要求伸颈,先后被绞三次,每次均有话说》一文中写张作霖对李大钊起了杀心,着重提到了几点:为苏俄工作、联合冯玉祥、策反郭松龄。

  那时候的中国处于帝国主义列强分割掠夺之下,处于军阀混战局面之下;那时候的中国人手无寸铁,他们一心救国救民,一心想推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,所能做的就是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去武装人民群众,用“打倒帝国主义”、“打倒军阀”等革命口号去唤醒群众,通过《新青年》、《湘江评论》、《觉悟》、《》、《工人周刊》、《曙光》等报刊揭露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掠、北洋政府的反动、各地督军的腐败,宣传无产阶级夺取政权、宣扬科学社会主义、等等理论。

  张作霖是赫赫有名的“东北王”,雄踞一方的大军阀,他的本质决定了他是仇视中国人的。

  在《李大钊就义细节:按行刑者要求伸颈,先后被绞三次,每次均有话说》一文中,老覃也说了,李大钊被害时,他的身份是国共两党北方地区最高负责人。

  张作霖逮捕李大钊等人的时候,一共出动了三百多军警,查获了七卡车文件档案。

  根据这些档案,张作霖让人编译成《苏联阴谋文证汇编》,并给李大钊定下了四大罪:一、参与了南、北方战争的军事谍报工作;二、密结苏联政府与中国内战;三、勾结冯玉祥的国民军;四、领导北方的和人妄图颠覆政府。

  张作霖在杀李大钊前,曾向前方的张宗昌、孙传芳等六位将领发电征询处理意见。

  李大钊的就义时间是1927年4月28日,下葬时间却是1933年4月23日,二者相隔了6年。

  通俗的说法是李大钊去世后,家里只剩下一块大洋,无钱安葬,只能停灵于妙光阁街柘寺。

  当年北京《晨报》《顺天时报》就在报道里说:“李夫人回家后,仅一元生活费。”

  究其原因,是他经常资助贫困学生,并定期从自己个人的薪水中拿钱来充当党组织的活动经费。

  李大钊的孙子李建生回忆:祖父只需要拿出三个月的工资就可以买一套很好的房子,但他在北京生活了十年,一个房产也没有,牺牲之后,家中只剩下一块钱生活费。

  从李大钊亲属的角度来说,他们不愿意把李大钊草草下葬,而希望李大钊有一个隆重的葬礼。

  张作霖已经判定李大钊是一个“叛国者”,如果民众公开为“叛国者”设祭,为“叛国者”举行隆重的葬礼,那张作霖的面很哪搁?

  所以,一方面,是李大钊的家属想为李大钊举行一个隆重的葬礼,一方面是张作霖严厉禁止,双方就这么僵着,事情就搁置下来了。

  补充一下,根据1927年4月29日《新闻报》的记载,李大钊等人遇害后,由张作霖提供了棺木,把被害者抬至宣武门外北头路西土地庙下斜街长椿寺内,由警察看守,让受害者的亲属认领。

  1927年5月3日的《新闻报》又记,李大钊的亲友白眉初、李凌斗、李采言等人于1927年5月1日到长椿寺请领,转往妙光阁街柘寺。

  即李大钊生前的好友梁漱溟到长椿寺吊唁,看到盛殓李大钊的是一副薄棺,不由得悲从中来。

  他找到章士钊商议,由章士钊斥资140块大洋,交李大钊同乡李凌斗重置一口上好棺木。

  北京城德昌杠房的棺木最出名,李凌斗就找到了德昌杠房的掌柜伊寿山,向他买棺。

  伊寿山让人抬出一口价值260块大洋的柏木棺材,对李凌斗说:“我不认识李先生,也不相信,但我钦佩他高尚的人格,这口棺木连带上漆装殓和抬棺费该收300块大洋,但我也不讨价还价了,你看着给罢,不够的,算是我做个善事了。”

  5月1日上午,伊寿山亲自带领杠房的数十名工人抬着棺材到长椿寺,重新装殓李大钊遗体,并按李凌斗等人的指示,抬到妙光阁街柘寺安放祭拜。

  张作霖在北京主政的时间并不长,1928年,他顶不住国民革命军的北伐,败退关外,在皇姑屯被日本关东军阴谋炸死了。

  1933年初,李大钊的夫人赵纫兰身体每况愈下,自知去日无多,为了在有生之年将李大钊下葬,她向北大校长蒋梦麟发出求助。

  蒋梦麟义薄云天,和北大刘复、钱玄同等一共13人共担公葬重任,成立了公葬李大钊筹备组,向社会募捐。

  最终,蒋彬侯同意了,但为了塞责,他将说明一栏全由蒋梦麟填写,特意注明一切事务均为蒋梦麟所办,一切责任由蒋梦麟承担。

  1933年4月23日上午9时30分,黄城根信成杠房掌柜狄琴荪、少掌柜狄恒业亲自办理李大钊的葬事。

  中共北方党组织不方便公开出面参加这场活动,以北平互济会的名义为李大钊书写了“革命导师李大钊之墓”的墓碑,用骡车送至墓前。

  葬礼之后不久,即1933年5月28日,李大钊夫人赵纫兰油尽灯枯,撒手尘寰,与李大钊团聚于九泉之下,离李大钊下葬时间只隔一个多月。-

17797223554